联系我们

公司名称:菲特克洛实业有限公司

联 系 人:xxxxxxxxxxx

手机:xxxxxxxxxxx

联系电话:xxxxxxxxxxx

xxxxxxxxxxx

地址:xxxxxxxxxxx

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壳王”郑永刚铁了心要卖掉江泉实业 交易所火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8-01 16:14  点击次数:
  7月26日晚上宣告“卖壳”失败的江泉实业(600212),在一天后宣布已经找到新的接盘方。不过,在江泉实业发布易主公告不到两小时,交易所便发来了问询函。
 
  这一次,相中江泉实业壳资源的,是一家名为大生农业集团的公司。大生农业将以10.6亿元的总价受让江泉实业13.37%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格比股票二级市场交易价格溢价67%。
 
  转让江泉实业的宁波顺辰,其背后实际控制人为资本运作高手郑永刚,自杉杉股份服装主业落寞之后,郑永刚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多次通过资产腾挪获得大量财富,亦被冠以“壳王”称号。
 
  近年来,郑永刚通过其掌控的投资平台先后入股宁波银行(002142)、大元股份(600146)、中科英华(600110)、希努尔(002485)、艾迪西(002468)、江泉实业、新华龙(603399)等多家公司。在申通快递169亿元借壳艾迪西背后,郑永刚赚得盆满钵满,目前浮盈近10亿元。
 
  一位熟悉杉杉系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郑永刚的玩壳手法其实很简单,买壳,质押股权融资,推动重组,获利退出,前几年监管市场不严的之时玩得顺风顺水,而一旦遭遇监管年便处处受挫。”
 
  江泉实业最近的两次股权转让中,总价都是10.6亿元,但按照7月27日江泉实业收盘价来看,此次股权转让价位15.5元/股,较交易日前一天股价溢价67%;而上一次上海超聚接盘时,较停牌前一日7.42元/股溢价109%。
 
  这在某种程度意味着,杉杉系这次“贱卖”了所持有的江泉实业股权,虽然最后获利与上一次卖壳并无区别。
 
  杉杉系一方面急于处理江泉实业,另一方面却加紧进入有色金属行业。
 
  近期,杉杉股份通过资管计划参与洛阳钼业(603993)的定增,其认购金额为18亿元,每股价格3.82元,限售期一年。
 
  洛阳钼业7月以来股价大涨,27日报收6.6元/股,高出定增价逾70%。按照杉杉股份买入的时间和价格来看,在该项定增完成登记之日便已实现12.62亿元的浮盈。
 
  洛阳钼业是全球第二大钴的生产商。今年以来,随着金属钴的价格已经迎来两次上涨。有色市场金属钴平均价格最近又迎来一波涨势,从5月中旬的35.75万元/吨涨至如今的41.7万元/吨,涨幅达25%。
 
  值得注意的是,杉杉股份并未独享18亿元定增份额,其自有资金仅9亿元,剩余的9亿为募集资金。
 
  将吃到嘴的“蛋糕”平白无故让给其他投资者,这种做法似乎并不像杉杉系的风格。
 
  一位券商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分析:“有可能是资金紧张,也有可能是为了获取定增份额而不得不牺牲掉某些利益,也不排除是与其他投资者一起承担风险。”
 
  实际上,随着监管趋严,杉杉系对于手中壳资源的运作没有以前那么顺利了。
 
  去年11月入主新华龙后,郑永刚不仅将所持有的新华龙股权全部质押以融资,同时还开始了对新华龙的资产重组。不过,这次重组在今年3月份因监管问题终止,这也是郑永刚玩壳以来第一次被外界称为“失败”。
 
  摒除命途多舛的新华龙,郑永刚在江泉实业的运作上,亦是力不从心。
 
  早在2015年便入主江泉实业的郑永刚,这两年来已经启动了四次重组(包含卖壳),加上入主前的一次,一共五次。
 
  2015年6月10日,郑永刚通过宁波顺辰从华盛江泉手中接过江泉实业控制权,持股比13.37%,作价5.93亿元。
 
  郑永刚入主的第二日,江泉实业就宣布停牌重组。两个月后,重组标的浮出水面,香港主板一家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公司拟分拆并借壳江泉实业。不过,因为涉及两地相关法律法规,交易较为复杂,重组终止。
 
  随后,江泉实业迅速将重组对象更改为上海爱申科技,这次,因交易双方就部分条款及交易细节的安排未能达成一致而宣告失败。去年,江泉实业重组对象更改为瑞福锂业,交易价格22亿元,随后重组预案几经修改,再也没有消息。
 
  直到今年5月,重组失败四次的杉杉系,开始启动“卖壳”程序,拟将股权转让给上海超聚。而且一旦交易完成,郑永刚将获利4.67亿元。
 
  但是上海超聚非但没有顺利接盘,还因媒体广泛关注使得不少合作伙伴紧急与其撇清关联,最后该重组在交易所的问询下“流产”。
 
  江泉实业与上海超聚的交易失败后,上交所随即又向江泉实业及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郑永刚发出了监管工作函,追问整个过程。
 
  上交所在监管工作函中称,上市公司控股权变动对公司及投资者影响重大,江泉实业大股东办理股权转让事项不审慎,请详细说明控股权转让的具体进程并提供事实依据,说明前期签署协议与目前终止框架协议的情况出现何种实质变化导致协议无法执行等问题。
 
  不过,还未来得及回复上交所问询的江泉实业,在时隔一日之后,迅速地换掉了接盘方。
 
  这一火速更替,再次遭来交易所问询函。交易所质疑江泉实业在火速更换转让方时否及时披露重大事项,要求其说明此次交易的可行性及高溢价的合理性。交易所同时要求披露大生农业的财务状况及资金来源。
版权所有:菲特克洛实业有限公司
澳门赌场